洛玄烛

底层写手【基本混渣反圈】+辣鸡画手

电脑打不开……放不了车的链接了……

【心态爆炸并原地升天】


【冰秋】春山恨

https://m.weibo.cn/6989971475/4402671815299699直接走链接吧【再吞我也没办法了】

【后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

七夕快乐,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戳这里不知道会不会被吞

【冰秋】心念

*七夕贺文

*冰妹在无间深渊中的三年和五年的一点

*第一篇lof文

*咳咳,中午有一篇车

*和 @凌子 一起写的❤效率超高!!一人一段!!吹爆她!!!

*ooc预警

————

竹影清幽,竹林间的小径弯弯曲曲不知道要延伸到哪里。洛冰河将脚步放轻,无声无息的沿着小径往前走。路前方立着一袭青衣,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儿。看到熟悉的身影立在前面,洛冰河脚底不由加快了速度。



沈清秋的修为比洛冰河高了几倍,自然察觉到身后有人来。沈清秋一转身,白衣身影瞬间消失在竹林中。



修了魔,被师尊厌弃,确实是没有再见师尊的勇气。但是洛冰河却听到青衣人轻唤道:“冰河……?”



洛冰河想见,却又不敢见。想问,却又不敢问。

“洛冰河,赶紧出来,为师又不会把你吃了。”语气一如往昔般温柔,几乎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弟子怕是……再无颜见师尊了吧。



洛冰河抬步正欲离开,沈清秋却已经挡在他身前的去路上。



“还在怪为师么?”



洛冰河有些楞楞的直视着沈清秋的眼睛。

那双眼睛依旧清澈,还是盛满往常的温柔,没有丝毫洛冰河以为的厌恶,仇恨,责怪。



不知为何,洛冰河很想扑到沈清秋的怀里大哭一场,告诉沈清秋,他很后悔,他不该修魔道,他错了,他愧对师尊的信任,能不能不要不要他……



不觉中,眼眶已经红润,泪水滚滚滑落,在脸上勾勒出两道泪痕。微风拂过,吹动竹叶发出簌簌声响。



沈清秋就这样拦在他面前,语气依旧是那样温柔,仿佛他依旧是那个能为师尊端茶倒水的小弟子,沈清秋依旧是那个疼爱他的师尊。像是一切都是没有发生的,魔族作乱、无间深渊、一剑之痛,都是梦境。



“冰河?”沈清秋下意识抬手为洛冰河拭去眼角的泪水,“都是为师的错,不要怪为师,好吗?为师并不是有意推你……”话语突然哽咽在喉间。



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为了一己之私,洛冰河还是那个依旧会是那个阳光少年,不会在深渊下绝望不已,不会成为那个口蜜腹剑的冰哥,不会……



忆及那高到骇人的心碎值,沈清秋只觉心中似是被针扎一般的疼痛。



——都是他的错。



他不该奢求洛冰河的原谅。



洛冰河只觉自己的心似是在颤抖,他开始幻想,是不是这不是梦,是不是师尊真的不怪自己,是不是他们还是可以回到从前……



可是这是梦啊……洛冰河即使清楚地明白,这只是自己编织的梦境,可他还是不愿醒来,不愿面对自己被师尊抛弃的事实。他想就算是梦,如果可以一直做下去,该多好啊……



洛冰河不禁上前紧紧抱住了沈清秋,将头埋在沈清秋的肩膀。洛冰河的身体因为啜泣痛哭而微微发抖,话语含糊不清,但沈清秋却听的真切。



“师尊……冰…冰河错了……弟子错了…别不要我…师尊…原谅我好…好不好…”



话语字字如刀般割在沈清秋的心上,他不禁也紧紧抱住洛冰河。



“冰河,为师不怪你,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原谅为师,好不好?”沈清秋揉了揉洛冰河的脑袋,轻声道,“不哭了好不好?为师要你。”



“师尊……你说的是真的吗?”洛冰河依旧把头埋在沈清秋的肩上,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为师何时骗过你?”语调温柔带笑,似是在安慰他,又像是认真的。



“师尊……我怕这是梦。”



这就是梦吧。



不过,这样的梦也挺好。



沈清秋扳着洛冰河的肩膀,把他扶直了。“为师不会抛弃你的。”



“永远也不会。”



洛冰河听罢,泪水又止不住的往外流。



“你看看,多大的人了,都有我这么高了,怎么还哭呢?乖,不哭了哈。”沈清秋把袖子攥在手里,轻轻的给洛冰河擦去泪。沈清秋的神色掺杂着心疼、愧疚、伤感、惋惜等等等等。



洛冰河就这么呆愣着看了沈清秋一小会儿,突然破涕为笑:“好,那弟子相信师尊。”



沈清秋揉乱了洛冰河的头发,又将一个小小锦囊放在洛冰河手中。


“虽然知道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用,但还是希望能保你平平安安。”



洛冰河凝视了几秒躺在手心里小小的锦囊,感觉那人手的热量还在手上留有余温。



随后他双手手指重叠,手背向着沈清秋,深深的鞠了一躬。



“弟子洛冰河,谢过师尊。”



洛冰河在心里添了句:“师尊,我一定会尽早回来。”



在这句话里,洛冰河没有以“弟子”自称,而是用了“我”。



“好了,时辰不早了。只睡几个时辰便又要起身,冰河早点歇息吧,不然明天不够精神。”



“好的,师尊。”



眼前人对着他微笑了一下,便转身没入了竹林中,不留下一丝痕迹。



洛冰河慢慢闭上了眼,回忆刚刚不真实的一切。



睁眼。



又是魔物四伏,危机重重,脚下不安稳,每走一步都要考量许久的无间深渊。



周围的深色调与梦境当中的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显得梦境更加不真实却又更令人向往。



紧握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手,又松弛下来。



手心里空无一物。



洛冰河感觉指尖上那人手的余温仿佛并没有褪去。他啊,就在眼前吧。



一只魔物发现了洛冰河,站在高崖上尖啸。其他的几只魔物听到了,也慢慢走拢来,一边应和着同伴的尖啸声。


尖啸声刺痛了耳膜,沈清秋猛的坐起身来。



……这哪来的魔物的声音?



窗外青竹依旧无忧,天上星星仍然安安静静挂在漆黑的没有一丝别的颜色的夜空中。



……洛冰河所在的无间深渊,也是这样黑吧。



那他的星星在哪?



梦中的情景犹历历在目,洛冰河的声音也好像萦绕在耳边。



奇怪了,怎么会在梦里碰到那孩子。沈清秋摇摇头,躺下来继续睡。



躺下没多久,一只魔物就迈着无声脚步缓慢靠近,在黑暗中狰狞露出骇人的獠牙。洛冰河立刻翻起身。



这无间深渊黑的像没有一丝另外颜色的夜空,我的星星在哪?师尊你真的原谅我了吗?师尊,我真的可以信你吗?……



多希望这不是梦啊。



洛冰河在心里低语。





魔物的嘶吼尖啸似是要撕破耳膜,强行将洛冰河的思绪拉回,黑暗中蛰伏的危机踏着急促的脚步到来。皓月星辰被重重迷雾遮挡,魔物猩红的眼睛是黑暗中的唯一光亮。



那猩红眼睛近在眼前,洛冰河不得不忍住胸口的疼痛,徒手与其厮杀。


大半魔物被洛冰河消灭,刺鼻血腥味萦绕在鼻尖。其他魔物踌躇不前。一声不甘长啸划破黑暗,那猩色红光在黑暗中缓慢退去。



脚下紫黑的土壤渗出胭脂红血,刺鼻的血腥味使人为之作呕。



洛冰河身上的白色衣袍被不知是谁的鲜血染成红色,脸颊尚有一抹鲜红,为整张迷人的脸添上了不羁。眼中红光在黑暗中缓缓退散,余留深深疲惫希冀盛满眼中。



洛冰河不禁攥了攥空无一物的手,指尖余温尚存,洛冰河不禁幻想,刚刚是不是不是梦,沈清秋真的不怪他,那个锦囊也是存在的,是那个锦囊在保佑他……



他宁愿相信刚刚的梦才是真实的。



可从身上被魔物的利爪划破的伤口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才是真实的,他现在身处无间深渊——被沈清秋推下了无间深渊。



“为师并不是有意推你……”



这句话猛的在脑中炸响。



是不是师尊真的不是有意的?是不是师尊有什么难言之隐?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至少他现在想立马冲破深渊束缚,去问问沈清秋,到底为什么推他来到这炼狱不如的地方。



他不信师尊对魔族的痛恨到了如此地步。



不顾一身伤痕,刻骨疼痛,洛冰河在深渊中拖着残破的身躯在黑暗中前行。没有明月星辰作伴,唯有蛰伏于暗处伺机出动的危险阴魂不散。



疼痛绝望馋噬着他的希望和理智,他怕他撑不下去了,他不能再次看到那个在竹林中轻摇折扇的青衣谪仙,他再也不能讨到沈清秋的一个眼神,哪怕是沈清秋厌恶痛恨他也好,他恨不得立马冲破这无间深渊,就算只远远见一面那人也好啊……



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师尊……



对沈清秋的执念是他撑下去的唯一念想。



指尖的余温早已散去,手中也没有锦囊,他和沈清秋唯一能够同时观赏的日月星辰都无法望到,他什么都留不住……不觉中泪已千行,可没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再为他拭去了。



洛冰河攀上陡峭山崖,阳光穿透厚厚迷雾照在山头,那里,有唯一走出无间深渊的可能。



“冰河,为师并不是有意……”


这句话成了他继续攀爬的信念——他渴望见到师尊,听一个可能不会得到的解释。



无间深渊,两年之中,洛冰河脑子里想的都是师尊。疑心那个梦,想着师尊为何都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师尊,等我出去了,一定可以强大到能保护自己保护你的程度。但是师尊会不会只是安慰他,那些都是假的。



现在连梦中也没有了沈清秋,竹影也是无踪。他梦到过很多往事,各种地方,独独没有清净峰。



他发了疯似的去寻找,但结果都是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直至一天,他看见了竹舍,熟悉的青竹。他欣喜若狂,却发现独独缺了那青衣身影。



洛冰河有些绝望的蹲坐在竹舍的墙壁下,抑制不住的泪流了出来。



“师尊……弟子好想你。”



“师尊,你在哪里啊。”



“师尊,为什么这里我也见不到你。”



“师尊,你来看看我吧……”



“师尊……”



“师尊,弟子真的快,撑不住了啊。”洛冰河睫毛和脸上还挂着泪珠,嘴角却强扯起,组合在一起变成了有些难看的苦笑。



“……师尊,我恨你。”



洛冰河也有理解错的时候。



这不是怨恨。



是相思。


这次离开无间深渊,应该是一辈子都不会再进去了。



也好。总算是,挺过来了?



心魔无声滋长,别在腰间的心魔剑忽的发出嗜血的红光,剑身微颤,发出兴奋鸣叫,心魔剑直侵洛冰河的识海,疼痛将洛冰河强行从梦境中拉回。



洛冰河站在山顶,额头冷汗滚滚落下,疼痛使洛冰河身形不稳,落下山崖。





洛冰河坠入河中,很快被河水淹没,混和着血腥味的河水浸满洛冰河的口鼻,封锁了洛冰河的呼吸。



师尊……



河面上伸出千百双怨魂的黑色手臂,渴求有人能将其拯救,可翻腾的河水会将其掩没在深处的红光之中。猩红的诡光隐没了更深处。



“洛师兄?!”



洛川边,洛冰河满身伤痕,一身血染的红衣。鲜血在河水中晕出一片猩红,即使并未靠近,也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



睁开眼便是鎏金的房间。洛冰河不禁皱了皱眉,清净峰一向不喜铺张,以朴素典雅著称,不喜如此华而不实的装饰,特别是师尊,一向只穿着那身青色的清净峰校服……



师尊……



心魔剑趁虚而入,在识海中肆虐,噬主的打算毫不掩饰。



额间天魔印闪烁,洛冰河双手紧紧捂住头,疼痛使他在床上缩成一团,发出凄厉的嘶吼,将头紧紧埋在双腿之间。



吱呀——



“洛师兄?!你怎么了!”清脆女声传来。



洛冰河急忙强行压制住心魔剑,将额间罪印隐藏,重新昏在被褥之间……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洛冰河一年中已经获得幻花宫的信任,在幻花宫中如鱼得水;收复北疆,将剑头直指南疆。



师尊……三年了……



洛冰河又忆及三年前那个梦,心中不禁开始幻想,师尊是不是真的不怪我了呢?是不是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做师尊的小弟子呢?我还可以给师尊做饭吗?



希冀塞满了洛冰河的心,心情不禁也愈发好了起来。


可是,当他们相遇时,洛冰河发现,自己错了。



看着沈清秋离去的渐远背影,一颗满是希冀的心嘭的落地,碎成一地。



师尊……回头看我一眼吧……



师尊……弟子想你……



师尊……求你…别丢下我……



师尊……弟子想你……



师尊……原谅我……



师尊……



可是沈清秋的身影渐行渐远,没有丝毫停留,只留原地绝望的洛冰河和碎成一地的幻想和真心。



青衣身影就在前面,好像马上就可以触及,却也碰不到一点点。



永远也隔着这么一段距离,他追赶着,又一次次错过,眼睁睁的看着沈清秋离去。



遥不可及。



他以为他捉到了,却又一次看着沈清秋离开。



师尊,你连回头看看我……都不愿吗?



果然自己还是令师尊讨厌的混世魔王。即便是将幻花宫拿到了手,坐上了正道仙首的高位,千人称羡,万人景仰。



没有用。



洛冰河出了无间深渊后,一次又一次的犹豫着。



到底要不要回苍穹山?回去了,会不会惹师尊不高兴,被师尊赶出来?



毕竟,师尊最是厌恶魔族了。



“师尊……你能不能,不要躲着我?”



师尊,我喜欢你。



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师尊,对我好的只有你了。



能不能别抛弃我。



沈清秋没有实现对洛冰河的诺言,他又一次松了手。



师尊,你又骗我。



你又抛弃我。


现在,洛冰河可以将沈清秋揽在自己的怀里了。



只是怀里的躯体是已经坠下高楼,灵力溃散,体温渐渐褪去,不会睁开眼再看看他了。



怀里的人儿身体透凉,毫无生气。



洛冰河感觉,自己又掉进了无间深渊。日思夜想的人为了自己,陨落在他眼前。洛冰河感觉,这比无间深渊糟糕成百上千倍。



原来师尊不厌弃他的魔族身份。



原来师尊心底里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师尊……我知道错了。你回来,回来好不好……”



“……师尊……”



“冰河?”



“冰河你怎么了?”



“……冰河?”



洛冰河这才醒过来,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沈清秋一脸关切和焦急。



洛冰河仍然有些迷糊,但还是下意识抱住了沈清秋。



沈清秋无奈笑了笑,任由洛冰河抱着,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洛冰河的背。“好了,没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你看为师不也说到做到了吗?”



洛冰河的眼睛亮了亮:“方才无间深渊那段的梦中梦,真的是师尊?”



废话,不是我还有谁!“……是为师。”



“快天亮了,再睡会儿吧。你又梦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陈年旧事,明日又要劳神办公,睡一下补补精神。”



“我要师尊搂着我睡。”



“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洛冰河躺下去时,他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



只是无意间的一个动作,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缎面光滑,小巧的正好可以握在手心中。像一个小小的福袋。



洛冰河起身给沈清秋做早饭时,顺便悄悄的把枕头底下的小巧玩意拿了出来。



一个小小的锦囊。和梦中的那只锦囊一模一样。



只是看上去有些放的久了,褪了点色。



锦囊随着时间褪色,同时也湿了黛瓦,老了青墙。



但洛冰河从不慌张,因为他知道不管怎么样,沈清秋会在前面一直等着他。



他曾经一度认为,沈清秋是那看似不远的地平线,可当他满心欢喜的奔向那处红霞半边的天边时,发现那处是多么的遥不可及,他慌了,开始不顾一切地狂奔,他只求离那人更近些,哪怕满身被荆棘划满伤痕,哪怕遍体鳞伤,他依旧不愿放弃。后来他累了,跑不动了,在原地绝望着,身后却被温暖包围。回头,那人一直都在身后默默毫无怨言地跟着他,关心着他。



他抓住了,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松开了。



洛冰河回身在沈清秋额上印上一吻。



“冰河?”

“师尊,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沈清秋迷迷糊糊还了个吻,翻身睡了过去。



洛冰河就那样在原地傻笑着。



他,最后还是抓住了那青衣谪仙的手,并且,永远也不会松手了。


——————


祝七夕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